首页 >> 友樵专栏 >>友樵传记 >> 齐白石看上的人为什么没有好下场?
详细内容

齐白石看上的人为什么没有好下场?

本文转载自“大丈夫无所谓了”微博  2016-04-29

001.jpg

晚年齐白石喜欢女人,也喜欢给喜欢的人推荐工作,可为什么老头儿看上的人没有好结局?

写在前面

齐白石这辈子结交了多少红颜,稳爹不清楚。

老头儿这辈子收了多少女弟子,稳爹也不清楚。

但稳爹清楚的是,齐白石真正看上的女弟子是谁。因为费劲给人找工作的肯定是真爱。

老头儿这辈子估计从未给人找过工作,在他声名最盛之时,却亲自给两个人写过推荐信。

一个是女弟子高尚谦。妹纸颜值高不高,稳爹不评。但给老头儿当弟子前,妹纸是风流罗隆基的女朋友。

老头儿推荐的另外一个人,居然是个男的……

稳爹深知,那还不是一个基情四射的年代,老头儿居然大费周章帮一个男人找工作,很显然是看上人家了。

老头儿看上的男人叫江友樵,颜值不高,才华很高,曾经被中国画派的大佬们视为青年天才和接班人。老头当上中国美协一把手之后,就给这个男人写过推荐信。

可老头儿推荐的这两个人后来都没有找到工作。想来老头儿内心已经崩溃。

江友樵直到去世前一直籍籍无名,是齐白石的“迷之推荐”诅咒了这个男人,还是另有玄机?欢迎收看本期《艺术看什么》。

1

齐白石

先推荐了一个妹纸,

然后,又推荐了一个男人。

齐白石晚年声名达到巅峰,喜欢漂亮女孩子是出了名的。看上有颜值有才华的果儿们,老头儿便收为女弟子。

1951年,又有三个果儿拜老头儿为师。她们分别是胡絜青、郭秀仪和高尚谦。

胡絜青是老舍的夫人,郭秀仪是爱国将领黄琪翔的夫人,而高尚谦当年正在和罗隆基热恋。

三个人都住在著名的乃兹府胡同。混文艺圈的胡絜青先认识齐白石,然后就介绍了大美女郭秀仪给老头儿,郭秀仪又把住自己家对门的高尚谦带到了铁栅屋。就这么三个人都成了老头儿的女弟子。

这三个人都说自己是齐白石最得意的女弟子,但只有老头儿对高尚谦的评价,收入了《齐白石全集》。

这封写于1953年4月4日的求职推荐信上,齐白石把妹纸称为”现在我最得意学生高尚谦”。稳爹查了查资料,当时高尚谦的男盆友罗隆基好像又移情别恋,所以妹纸找到老头儿要求介绍工作,也在情理之中。

后来稳爹知道,齐白石的推荐并没有起作用,妹纸被拒。

稳爹仔细查询了《齐白石全集》,发现老头儿并没有气馁,在一年之后,又写了另外一封求职推荐信。而彼时,老头已经贵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一任理事会主席。

让稳爹颇感意外的是,老头儿居然这次不是推荐的妹纸,而是一个叫江友樵的青年男子。老头儿专门说这名男子“实堪深造,特为推荐”。但老头推荐的这名男子,也被拒了。

来看看被齐白石看上的男人长啥样。

纳尼?老头儿居然喜欢这一款?这就是本文的男主了,稳爹为各位梳理一下他被齐白石看上后的悲惨人生。

先看看男主的作品:

2

齐白石先点赞,

徐石雪说男主天才难得,

陈半丁叶恭卓傅雪斋吴镜汀胡佩衡跟帖。

齐白石不是喜欢男主,简直是非常喜欢男主。

在老头儿帮妹纸找工作的那一年,27岁的重庆籍男主进京拜码头,去铁栅屋拜访齐白石时,带去了其完成于少年时代的山水册页。

老头儿大为欣赏,在红木封面上作题并亲自操刀刻下“友樵山水画册”,还题跋道: “蜀之山水多奇险,叹得其似不易,信手一挥,成之可矣。友樵弟之画,固可喜,因是蜀人也。观之再三,记而还。”

齐白石抠门是出了名的,晚年画的作品基本上送的都是妹纸,而老头儿居然送了一幅虾蟹精品给男主,还写了一条题签给男主:“友樵山水画册。九十五岁白石。”

稳爹看到这里,心理活动是这样的。

可喜欢男主的还不止老头儿一个人,简直是组团捧场。

来看看另外一个书画界收藏界大佬徐石雪的点赞:

“余尝谓,天之生才甚难,或数十年一见,千万中一人,而善成其才则尤难。若生其地其时及其环境其师友其志与识,有一不适合,所需即不足以有成,即成亦迂远而难达也。江君友樵,自成都来,出示所作山水,苍古不凡,大异近时人笔,盖即余谓数十年一见,千万中一人耳。”

简单翻译一下徐大佬对男主的点赞:“我经常说天才就是数十年才出一个,千万人里才出一个,男主就是这样的天才。”

换个人说这样的话,听听也就罢了,可徐石雪当过民国中国画学研究会副会长,家中藏书万卷, 藏古画数百轴。行家的眼力价和身份,说一个人是天才岂是妄议?

紧接着,京城画坛几乎所有的传统派大家,纷纷在男主的《友樵山水画册》上跟帖点赞。简直是基情四射。

陈半丁:“得其同仁江君友樵四川来都,出旧作十二帧, 用渴笔醉墨摹写诸家,无不各画所长,而其苍古朴厚之气,虽蓬心晚年亦不得专美于前,审视数回老眼顿觉益明。”

稳爹大白话翻译:看了几遍,眼睛都看直了。

叶恭绰:“江郎妙笔由天授,转益多师是汝师。规矩从心炉在手,丹成行见九还时。髫年杰作王希孟,千里江山一卷中。我愿君为大痴叟,烟云供养九旬翁。”

稳爹大白话翻译:少年天才。

溥雪斋: “纵横笔墨任天真,写出倪黄倍觉神。莫道画坛无古韵,而今又见冷元人。高士风满不可攀,凭将萧散抗荆关。存心得失无今古,且看江郎画里山。”

稳爹大白话翻译:传统画派后继有人啦。

吴镜汀:“友樵江子天资卓荦,少年老成,顷自川中负笈北游......此册为其曩年所作,笔墨苍秀, 气韵浑成,观其雄健荒率处,每有耆旧力学所不逮者。语云冰寒于水,岂欺我哉!爰识于此, 以誌钦迟云尔。”

稳爹大白话翻译:俗话说得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胡佩衡:“四川画家江友樵同志,精研六法十余年, 未及三十岁而造诣已臻上乘,乃求进不已。北来燕都,从事于中国画研究专业,将来之成就, 洵未可量。……不仅天资之高尤显学力之厚。”

稳爹大白话翻译:小同志,好好干,未来不可限量啊。

3

齐白石的推荐也没用

男主返乡开罪四川美协

换句话说,当年传统画派最有话语权的一帮老掌门,已经认定男主会成为未来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可问题来了,为什么这个接班人的名字和作品都没有在江湖上流传?

话说1953年,男主江友樵先生进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研究所工作,凭少年时期完成的画册名震京华。孰料不久徐悲鸿去世,中央美术学院新领导对无法贡献于社会主义建设的中国画十分不屑,传统画派的画师和教师几乎面临失业。男主也不能置身事外,被安排到图书馆抄资料。

图书馆其实出牛逼人物啊。可男主的属性是艺术家不是政治家,抄资料这个Title和他在京师的名望判若云泥,士可杀不可辱嘛,马上打包就回了重庆。

齐白石为此还专门给有关人士多次写信,直到1956年去世前,齐白石都还是努力想把男主运作到中国画院,不过仍旧未果。这段涉及当时画坛塔尖的豪门恩怨,稳爹改日再八。不过也看出老头儿对男主一往情深深几许。

但男主有一个不错的爹。他爹江鹤笙先生是民国时期的网球名将,他爹的朋友圈包括:著名的足球大王李惠堂,网球健将林宝英、邱飞海,还有郭沫若、马衡、马叙伦、顾鳌、卫聚贤等著名学者。

该爹不仅谈笑有鸿儒,还挺有钱,自己创办了一家体育用品公司,还是重庆一位大藏家,藏品包括铜器、铁器、瓷器、陶器、玉器、砖瓦、碑石、名人字画。现在重庆三峡博物馆还有不少男主他爹捐赠的文物。下图前排为男主他爹。

但富二代在那个年代不是啥好身份,特别是还恃才傲物的。

1957年,整风反右运动开始,在春夏之交,全国广泛开展了被后来称为引蛇出洞的大鸣大放,让那些脑子里没有政治这根弦的知识分子们大吃苦头。

稳爹找到了男主当年的原声记录,1957年6月12日的《重庆日报》。在这篇名为《揭露矛盾 痛下针砭——本市美术家慷慨陈词》的报道里写道,中国美术家协会重庆分会邀请本市美术家举行座谈会,美术家们对宗派主义、官僚主义和主观主义痛下针砭。

男主开始讲话还是比较收的,他说:“……不必生硬的去结合政治。百花齐放,样样都要放出来,就是放出了毒草也不要紧。”

谈了一会,他把话题扯到自己身上:“美协要关心那些没有职业的锅儿吊起甩的国画家……对我的工作,从中央美术学院、有关部门到中央文化部,一直采取推拖的办法。”

说得兴起了,男主有点收不住,“我已经过了许多关……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现在又到了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这一关,希望我的问题在这一关能够解决。”

到了座谈会后半场已经有点搂不住,男主变成了江大炮,开始直接树敌了:“美协现在已经失去了作为群众团体的特征,机关化了……可以先把大框框打破。”

稳爹估计男主最后的发言,把当时的四川美协领导憋出了内伤。男主说:“……西南第一届国画展览,我画得好的落选,画得坏的当选……这真是骑马遇不到亲家,骑牛遇到亲家。”稳爹咨询了四川籍朋友,此谚语大意同牛头不对马嘴,指领导们不懂业务,各位体会下领导们的心情。

在男主开炮的这个初夏,齐白石的生命已经进入尾声。男主并不知道看好自己的老头儿即将驾鹤,他这次的口无遮拦,与当年的四川美协结下梁子,至死都未真正翻身。

4

男主被有意封杀

朝阳群众黑材料立功

根据目前公开的资料,齐白石在去世十年后,才开始被高层有计划的进行批判。而被齐白石看上的男主,则早在1960年初即开始被四川美协封杀,还专门组织朝阳群众搜集男主的黑材料。

对男主的发难,肇始于一份四川美协下属重庆分会的发文稿纸。

1960年2月17日,这一天是正月十七,元宵节刚刚过去两天,是什么让四川美协急于在农历正月里发出这份信函呢?

这封信写给叶茂同志(估计和男主有较接近的关系),稳爹帮大家整理一下正文:开篇即是先立观点后找事实的典型:“我会会员江友樵一贯表现不好,我们为了进一步了解他的情况,请你给我寄一份关于他在中央美术学院时的详细材料。”

四川美协要求叶茂事无巨细的提供情报,包括男主什么时候去的北京,为什么去,做什么工作,政治表现,为什么离开,为什么退团,以及“其他所知道的情况”。

四川美协对获得这份材料的心情急迫,文尾提到“材料写好用挂号信寄我会,并请你能愈快愈好。”

从稳爹接触的一系列历史档案资料来看,从这位叶茂开始,四川美协全方位的搜罗男主的材料,而对材料属性有着明确目的,就是佐证男主“一贯表现不好”。

对1960和1970年代略有耳闻的朋友应该知道,“一贯表现不好”在那个年代意味着什么。

稳爹所找到的几份材料均为手写信,可无一落款,和现在做好事不留名的“朝阳群众”一样一样的。

这份材料应该是地段(相当于现在的居委会)有关人士撰写的,稳爹摘录几段:

“江友樵在北京期间,他父亲江鹤笙为他寄皮鞋(并且两双两双的寄)皮衣及棉衣。”

稳爹点评:看得出来1953年男主家庭条件明显不错,要知道那个年代皮鞋的确是身份指标。你看这位朝阳群众对两双皮鞋这个量级有多吃惊。

“他由北京回来,据说是闹情绪,不安心求学深造。随时随地请在京首长签名、写字。”“据说同学给他提意见,他表示不读书也没有关系,……回家去也可吃到社会主义。”

稳爹点评:“据说”是一切捕风捉影的默认开头。回家可以吃社会主义这个话,稳爹真信,有两双皮鞋作证。

“……可江友樵不服,竟直接写信给毛主席。说他要求进校遭到拒绝。毛主席办公室曾复过他一信,内容是勉励他一番,并说他在原地(住家地)也可发展带徒弟。”

稳爹点评:男主确实有个性。

“此人骄傲瞧不起人,在地段瞧不起群众,自以为是高等知识分子,高人一等。”

稳爹点评:此句亮了,男主为什么和朝阳群众结梁子,朝阳群众为什么能够被四川美协驱动,尽在瞧不起三字。

“……对国家大事及政策法令,他多比别人懂得多,因此一般群众都以为他是高级知识分子。但他不参加段上学习,多数居民群众也识不到他。”

稳爹点评:应该和朝阳群众打成一片啊,男主。

稳爹后面获取的这两份材料,应该是四川美协负责整材料的经办人誊写的调查笔录。

稳爹替大家摘录部分:

“公私合营房屋归企业,父子都说这房子是江友樵的,在初中画画即买了。两人串联。”

“五六年为了自由搞字画,罚了一千多元,由企业交的。”

“五七年整风期间,对文汇报赞扬,赞西南师范学院的右派言论。在茶铺子里读给人听,说讲得好。鸣放时,重庆日报曾有江放毒的言论(可查)。”

“58年社会主义大跃进,搞并厂,企业合并时,手工业管理领导层安排他参加美术部门工作,他父亲帮他推托说他有工作,应该到更合适的地方去(当教授之类)。实质上,他家中有存款,……多个运动可以避边。”

“粮食统购统销时,叫粮食不够,后来去他家中查到,五十斤米,还有五十斤、十多斤糯米都发霉了。”

“以前曾画过画,51年(原文如此,误)在中央美院工作,表现不好,同志们批评不接受,因此组织关系也不要,就自动离职回来。”

“他的父亲与林森关系很密切(与林爱人经常打网球,曾是商人),值得我们注意,为重点控制对象。”

“江回来,目前对副食品相当抵触,早上每人一两多黄秧白菜(三人),买回一起摔进潲水中。”

“思想上很敌视,(如对待我们)。平时到冠生园隔壁红旗茶园、民生路上面的茶园中去。”

“历史上还未发现什么问题。”

“他在家就不爱劳动,地也不扫。问他生活如何解决,他说画点画,随便画点即可解决。”

“对段上的积极分子总是瞪眉瞪眼,大家都不敢与他接近。”

“在棉布计划供应、粮食统购统销多个运动中,肯定有不满的,但这部分未曾了解。这种人应好好劳动改造一下,才能工作。”

“生活表现腐化,吃喝玩乐。……自己画点画,坐茶馆,与历史上有问题的人如XXX常在一起。……从农村买鸡蛋鸡子来一起吃,平时爱吹。”

“深夜常有人一起谈。有时看到人,不知道其姓名。他父亲在去年肃反中过世,是反革命分子,但未证实。据说,他父亲(藏粮食、藏枪支、放特务)。”

稳爹在故纸堆里看到这些材料时,真是百感交集。好的一面是,这些类似于口述史的东西,白描了彼时的男主形象。这个公子哥从京城回来,带着“首长们”的签名和肯定,不屑于做那些和艺术无关的工作,又没有地方给他施展天才,于是只能每天坐茶馆,看报纸聊天。

而且看起来,1950年代并不是如现在的想象,居然艺术品还有交易,所以男主根本不担心自己没工作吃不上饭,没钱了就画点画来卖。稳爹只想说,那时买男主作品的朋友们,你们发达了。当然,前提是能够经历文革而留下来。

可这些来自于朝阳群众的笔录,也忠实的反应了主导整理这些材料的四川美协,是有计划的搜集黑历史,而且采取观点先置的问话。

比如多次提到历史问题,多次提到各个运动中男主的反应,不厌其烦的询问与男主交往的人员身份,甚至连买鸡蛋这些生活细节都不放过。

但通篇除了男主自视甚高、不爱与群众打成一片、爱坐茶馆等基本事实,其他为佐证男主一贯表现不好所引用的素材,几乎都是来自于“据说”,也就是连被询问的朝阳群众都无法提供。

扣帽子看来是当时的流行做法,男主父亲被称为无法证实的反革命,朝阳群众甚至建议应该把男主送去劳改。

不过这并不妨碍四川美协给男主定性,在1961年4月2日的一份材料中,男主被定义为“个人主义思想严重、生活腐化、不愿接受组织教育和同志们的批评与帮助。”

不过这份组织落款的材料,并没有使用太多朝阳群众提供的细节,而更多是披露了男主和四川美协的恩怨。

“江对美协的组织领导及中央文化部等部门,都进行了污蔑和攻击。他攻击美协组织机构是一个大框框,应被打破。”

“(江)认为中央文化部以及其他有关部门对不解决他的工作而采取推托的办法。污蔑美协、出版社领导对中国画是外行,不识货,常把好画评成坏画,坏画评成好画。并说创作不一定要结合政治。”

“这种鄙视劳动、不务正业、生活腐化、道德品质恶劣到极点的社会主义败类与资产阶级分子,我们要给予严厉惩处。”

这篇材料中透露出了一个细节,因为男主希望得到与中国画有关的工作,“一再来我会缠扰,要为介绍工作。”这显然表明,那个时候男主已经被封杀了。

5

齐白石的诅咒?

埋没主因是派系之争

稳爹现在帮大家整理下男主事件的逻辑链条:

少年成才➡得到齐白石首肯➡在京城工作不顺➡回渝找工作不顺➡扭到组织要求解决工作➡组织不予解决➡发牢骚得罪领导➡朝阳群众帮助组织材料➡组织定性不适宜给男主提供工作➡无工作机会无展览舞台➡男主由天才变路人

上面两封信即男主和四川美协撕逼的一个典型场景。

男主给领导去信陈情,但凡有美协组织的画展,连非会员都通知到会,就是不通知作为会员的男主。而且协会有关负责人拒绝为男主提供展览交流机会。

而四川美协则给上级主管部门去信,表示封杀男主是代表正义。美协指责男主“思想很落后,对现实不满,而且品质恶劣。”还说男主“在国画创作上并无多少本领,也很少画画,但却一贯狂妄的自我吹嘘、招摇撞骗。”

1962年2月18日,是一个周日,四川美协有关负责人没有休息,却向上级主管部门提出了对男主近乎毁灭性的建议:“我们以为这样的人不适宜吸收为政府机关或党群团体的工作人员。最好作为街道居民,组织其参加农业劳动。”

被众多中国画坛领袖视为接班人的男主,竟然被地方美协建议去务农。彼时齐白石已经去世5年,如果被他知道,不知道老头会不会气得跳起来。不过老头活过来也没用,因为再过几年,去世的齐白石一样陷入被批判的境地。

被齐白石看上,是造成男主一生被埋没的诅咒吗?

显然另有成因,而齐白石不过是当年传统画派由巅峰走向式微的符号。

男主对窘况早有预感。他在1951年进京前曾写道:“民国以后,渐竞改良,或参西法以透视解剖入画,或尚时装以飞机大炮入图,新派角立,纷纭聚讼……余至今犹未能出元明人之轨辙。且山水用以表现自然, 反映阶级斗争、鼓舞劳动生产,非所堪任。而余所肆力,尽在山水,解放以后,遂成百无一用之坚瓠。此余早作夜思,劳心勤力,而不能竟其所学之由也。”

男主发现自己师法四王一路,走的是高富帅路线,根本就不是屌丝经济那盘菜。可当时已经是无产阶级的汪洋大海,坚持传统竟然有了百无一用的尴尬。

男主的境况除了个性刚毅不懂变通之外,其实主要成因即是1950年以后,中国画无法承载政治的功能需求,将画坛的话语权让渡给了更有宣传表现力的舶来品,如版画、油画等。

稳爹发现,男主的四川籍贯居然是他被埋没的另一个原因。他不仅遇到了中国画式微的大环境,还遭遇了地方画坛派系的小圈子。

今天一个艺术家要获得地位,有多方面的渠道,只要有资金认可,策展机构、媒体、评论蜂拥而至,作品在市场上能够成为硬通货。

可男主所处的年代,艺术家们的出口只有美协,美协首先认可,你才可以获得参展办展资格,才有机会同市场见面。得罪美协是一个原因,派系之争又是另一个原因。

当年四川美协强人辈出,不过四川画坛最牛的派系还是版画。四川既出版画艺术家,同时版画又赶上了被极大需求的宣传年代,版画家们如鱼得水。

彼时四川美协的头脑们几乎全是版画派,以至于四川美协被戏称为四川版协。

代表西方艺术的版画和代表东方传统的中国画,是完全独立的两套体系,在当时政治语境之中势同水火,而一旦一方得势,可以想见此消彼长。

稳爹认为,这也是为什么四川的中国画派,在陈子庄后一直没有再出现过大师。这个话题太大,如果各位有兴趣,稳爹以后找机会专门写篇文章。

6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齐白石看中的人终开大展

好了,回到男主的故事,一个被地方美协扫地出门的中国画天才,如何在文革中谋生?答案是打煤球。一直到1978年,在重庆统战部关照下,男主谋得了一份文史馆的工作。这时男主已经52岁。

男主54岁时,终于迎来人生一大喜事,与一名小学教师结婚。人逢喜事精神爽,男主在婚后进行了大量创作。可无奈男主演的是悲剧,喜剧成分主要是为了烘托其不幸。男主57岁时,妻子意外身亡,男主悲痛欲绝,因此染上眼疾视力下降。

1980年代,改革春风遍吹,但四川美协仍旧将男主挡在门外,拒绝给男主提供参展机会。而那个时候的艺术市场还处于萌芽期,男主的作品还没有机会真正获得认可。男主在那个时候从书画家转型为书法家,专心写字,还在庞中华的撺掇下,出版了一本硬笔书法字帖。

男主于2002年去世,享年76岁。上帝并没有给男主一个happy ending。

时间回到1954年的冬天,刚刚返乡的男主郁郁寡欢,在整理为自己博得大名的册页时,居然鬼使神差的写下八个字:

“伤我早秀,竟无晚成。”

一语成谶。

不过,天才并不会被真正埋没,2016年4月29日,男主的绘画大展在重庆三峡博物馆开幕,展出均为男主巅峰时期的代表作品。要看被齐白石等大师誉为天才的作品,稳爹建议各位到现场观赏,展览要持续到5月29日。

好了,关于一个被齐白石看上的天才是如何埋没的故事到此结束。目前本文所引用资料的相关当事人几乎均已故去,往事如烟,也并不如烟。

稳爹从历史尘埃中翻出的这段故事,是时代悲剧的缩影。让天才不再被埋没,让悲剧不再发生,才是文明之幸。

本文是稳爹为本头条号撰写之原创文章,欢迎转发,非授权转载必究。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